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
繁體版簡體版

 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文學 » 正文

老作家揮拳痛打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5-06-13  瀏覽次數:468
核心提示:東方徐云星君看了網站百歲大師的質疑文鬧劇,又一出老作家揮拳痛打的武段子映入眼簾,大吃一驚,繼續往下看。某省作家協會系列報道:《老作家張揚痛打女官員面臨手銬拘傳》。以新聞體方式描述打人現場:省作協名譽主

東方徐云 

星君看了網站“百歲大師的質疑”文鬧劇,又一出“老作家揮拳痛打”的武段子映入眼簾,大吃一驚,繼續往下看。

某省作家協會系列報道:《老作家張揚痛打女官員面臨手銬拘傳》。以新聞體方式描述打人現場:省“作協”名譽主席,長篇小說《第二次握手》作者66歲的老作家張揚來到“作協”,經直登上五樓,跨進辦公室主任辦公室,二話沒話,揮拳痛打十幾年來身兼六職(辦公室主任、人事處長、紀檢員、黨組秘書、機關黨委專職副書記和“外聯”)的51歲女人彭克炯。原黨組書記趙文智和一女青年全過程“在座”,對眼前發生的事均無任何反應。趙文智一直面帶笑容。彭克炯被痛打后。省“作協”工作人員欣喜若狂,奔走相告。黨組書記龔政文滿臉笑容地把張揚請到六樓書記辦公室……張揚跟龔政文談話45分鐘并無警察到來”。張揚一再表示會在自已的博客中陸續公布事實真相:這不是男人打女人,是老人打壞人!多年來我向有關部門檢舉彭克炯沒有得到任何回應,只能通過制造社會新聞,喚起紀檢部門對彭無及省“作協”腐敗現象的關注,自已則隨時等待手銬拘傳。”

“君子動口不動手”。作者一名老作家,一個文化人,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,何況毆打的是一名女子。但打人者卻毫無悔改之意,自稱是向上級多次反映問題都不了了之情況下才怒打的。打人事件是個簡單的治安案件,卻被賦予“反腐”深意。有網絡反腐,跪拜清官靈位反腐,上訪反腐,如今又有了借助打人來反腐,這是一個老作家出的“怪招”。通過打人來引起媒體和民眾關注,從而砸碎腐敗堅冰。

打人者接受采訪,說除了公開揭露省“作協”的腐敗內幕,還希望讓人思考“作協”存在的是否必要。他說:一些不是作家的人進了“作協”,占了“作協”的編制,甚至成為“作協”權力控制者,導致“作協”人心不齊,人心思散。近半年,一些有名望的作家紛紛宣布退出“作協”。“作協”本來只是一個群眾團體,但是卻成了官方機構。在“作協”任職的人有了一官半職,“作協”變成了權力侵染的場所。至于我打的人,我雖然沒有掌握她“跑官要官”、“買官賣官”的證據,卻掌握了她操縱“高評委”,索賄受賄,賣一級作家的證據,而一級作家是正高級職稱,很多待遇是相當于廳局級的。她原來只是一個縣里的打字員,連一個通知都寫不好,只是因為丈夫長期擔任領導秘書,就進入“作協”,而且一路提升,還涉嫌私分公款,貪污受賄。自已打人并非偶然,早在打人事件前近一個半月就向“作協”反映情況,但始終沒有解決。省“作協”黨組書記龔政文表示不贊成作家以這種方式反映意見,也表示事實也并不像博客上所披露的那樣,情況比較復雜,不是兩三句話能說清楚的。

被打者正準備起訴,要和打人者對薄公堂。

張揚揭露“作協”腐敗內幕,所說童話大王鄭淵潔退出“作協”之事是真的。

鄭淵潔屢次叫板“作協”,先是在博客上宣布退出京都“作協”,理由是:“明顯感覺到排擠。”接著炮轟“作協”缺乏監督,稱沒作品的人能出任“作協”主席讓我費解。作協作為一種官僚機構,是對文學的不尊重。又炮轟“作協”體制,稱高校的行政級別都能取消,“作協”的行政級別是兔子的尾巴長不子。最后退出“作協”,他給出退出理由:一、不能與神州“作協”全國委員會委員曹文軒這樣的作家為伍。曹在地震后前往小學推銷自已的書;二、神州“作協”難以促進文學繁榮發展,因為在全國“作協”中有為數不少的根本不懂文學的各地“作協”的文學官員。

神州“作協”全國委員會委員、京都“作協”副主席曹文軒在地震發生后,對災區人民表現冷漠,卻到小學推銷自已圖書本身違反《教育法》、“作協”章程。“作協”主要經費來源是國家財政撥款,每年這筆數目不菲的錢用于各地“作協”200多名駐會專業作家(其中多數是神州全國“作協”委員會委員)按月開工資和維持“作協”的日常辦公。而這些領工資的200多名作家歌功頌德的極少。鄭淵潔發問:“難道這200多名?月領取政府發的專門用于寫作的工資,駐會專業作家都屬于“端起飯碗吃肉,放下筷子罵娘”一族?這是神州“作協”主席團成員、“作協”副主席陸天明披露的重要內幕,政府還能繼續發工資?繼續給“作協”財政撥款?為數不少的根本不懂文學的各地“作協”的文學官員,“作協”全國委員會委員,沒有任何文學作品的作協副主席們難以促進神州文學的繁榮發展。鄭淵潔宣布即日起退出京都“作協”和神州全國“作協”。

神州“作協”根據鄭淵潔退出聲明,依據“作協”章程規定會員有退會自由,“作協”書記處議決遵重鄭淵潔意愿,接受其退會要求,轉發給他退會公函。鄭淵潔與神州“作協”正式“分手”。時逢生日將至,鄭淵潔將退會公函稱作“本次生日收到的最好生日禮物”。

“作協”要求的退回作家會員證,鄭淵潔卻表示已經21年未見過,當會全力去找。但如果找到的話將會委托慈善總會拍賣,所得善款全部捐給災區孩子。對此“作協”回應;“作協”還是希望他能歸還會員證。但如果真要拿去拍賣,“作協”也不干預,一切由他自已決定?雌饋黼p方是不歡而散。

鄭淵潔退出“作協”,引發全國熱議。支持鄭淵潔退出的人數量頗多,甚至用神州脊梁來贊譽。取消“作協”也有不同看法:“揭露就好,何必退出”、“退出沒必要,作協里又不是全部成員都這樣。”客觀事實是:有了鄭淵潔退會榜樣,開了退會先河,退會者接連不斷,成為一種趨勢。

湖南省有老作家為保持應有尊嚴退出“作協”。上海有作家感到榮譽感喪失退出“作協”。山西省有深感“作協”日益官僚化的“作協”副主席等作家退出“作協”。遼寧省也有作家退出神州全國“作協”及省“作協”。 韓寒連加入都不想,表示如果加入進去他第一件事就是解散“作協”。打人的老作家張揚揭露“作協”的腐敗,提醒人們思考“作協”存在是否必要。有評論說這么多人退出“作協”,對其本人,對“作協”都有積極意義,作家隊伍在不斷進步。是嗎?“作協”里確有欺世盜名者在,有“鐵飯碗”式的“養老院”之嫌,損傷到神州“作協”的名聲和口碑。

文曲星君看著這樁公案,搖了搖頭:這怎么斷?


 
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 
 
[ 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 
亚洲国产精品无码第一区在线播放,一级a爱做片无码免费手机在线,97超级碰碰碰人妻中文,五月天精品视频在线观看